古陵不逝烟

最近很忙,初三党
可以私信找我玩,统一周末回

明星庚×总裁昀的梗

虽然没什么精力更文,但是闲着也是闲着,说一些想写的脑洞吧。
总裁×明星虽然已经是个被用了无数次的老梗了,这个梗我准备反用在庚昀上,我们甜心是当代最火的大明星惹,对的,是甜心被小义父包养的故事bu,其实是顾昀当年受到了故人的一份通知,要帮忙照顾那个刚火起来的童星,当年的某昀不算大,一想他本人居然可以上演包养小白脸的刺激情节就答应下了,尽管这样甜心还是冷漠三连“你以为你这点钱就能收买我吗?”“你别和我套近乎!”“我不会画你一分钱的!”bu其实是“谢谢”“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真是懂事乖巧的好孩子/划掉,顾昀:你不要以为我征服不了你!
然后小义父就被征服了,他平时工作忙,不太关注长庚在娱乐圈的事,后来去长庚的演唱会,“这就是我包养的小情人吗!”“他好酷!”“唱歌好好听!”/划掉,自从有了这次神奇的体验后,他就频繁的去长庚演唱会,家里甚至全是周边,老套剧情再次上线,长庚虽然不怎么去顾昀房间看,但是顾昀突然有天给他打电话让他去房间里拿东西然后送到楼下,然而某昀已经忘了自己房间里全是长庚的大海报,嘻……嘻嘻,这个时间的长庚已经开始暗恋阶段了,具体怎么暗恋的我就不透露啦(其实是没想好),心里一惊!原来你就说我经纪人陈轻絮说的那个奇奇怪怪的脑残粉!
此时顾昀的心里也一惊,然后使劲拍了下沈易的大腿,想起来自己房间里的海报,想上楼又想澄清,最后他决定,装死。
接下来两个人就开始双向暗恋,长庚:撒娇暗示,要抱暗示,你今天会不会来我演唱会暗示。顾昀:你怎么奇奇怪怪的,多大了还要抱,好好好去去去。两个人眉来眼去搞到了一起,与此同时,长庚也在发展其他事业,比如说,当总裁,暗里偷偷也是公司的高层,就等老总李丰下台给他传位登基bu
狗血剧情继续上线!大明星长庚被爆包养!不,小记者你写错了,此时的长庚已经是大总裁啦!只是还没有对外发布。于是过了两天,还在偷笑的顾昀再看到新闻的时候,“玄铁公司的顾先生竟然已被大梁新任总裁包养”
所以,这只是个俗套的总裁包养总裁的故事(好像和我开头说的……一样!)

你×方应看,车

时间是成亲后,女主设定雪貂发情,没什么特别的play,主要调情和干脆暴力的做,头一回写bg,有不好的地方麻烦提出来,点这里

我满脑子都是小潜被zmgg抱着做,手指摁到阳心或者高chao的时候会抱紧zmgg,zmgg干小潜的时候会发出忍耐的喘息,以及脸上还有没退散的潮红余韵

一个置顶

你好我秦程
墨香极其书衍生影视等无脑吹,尬黑勿粉
布袋戏观众,主修霹雳
最绮不接受逆拆,其他作品官配除外拉郎随意
长期磕庚昀
心上白月光是孙黯女士

【杀破狼七夕24h产粮活动】03:00

       关于西北一枝花如何驯养未成年小狼狗
       一
  天光熹微,隔着半道纱透出许些凉来,顾昀揉揉眼睛,睁开道缝,天色还早正准备再埋回长庚怀里小寐会。一摸人却没了,只剩昨夜穿的里衣,以为对方是去洗手作羹了,倒也不在意,吧咂吧咂嘴还想了想对方会做点什么早饭。
  又发现不对劲,衣服下面似乎放了个枕头,可身边的枕头还摆的好好的。撩开衣服,里面居然藏了个小团子,左瞅右瞅是长庚没错了。顾昀第一反应不是惊奇而是下意识的揉了揉孩子的脸。手感出乎意料的好,面皮软的像天鹅新像的绒毛,又是忍不住多揉了两把。
  长庚不满的眨了眨眼,睫毛一闪一闪的,往前一扑“别动……”像极了护食的小动物,顾昀被他这一扑彻底愣住不敢动了,随后笑出了声,自家小崽儿也太可爱了吧。
  长庚再次惨遭毒手,既然对方得寸进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摁着顾昀啃了口,两人一阵打闹,顾昀被小兔崽子欺负的满脸都是口水印,光影一点点拢起,打在人多的脸上细腻的可以看到那些新生的绒毛,顾昀这才发觉天快要亮个透了,那些闪烁的磷片星光和浅的只剩底的月都在慢慢消散。
  着急忙慌的给长庚套衣服有发现实在太大了,像是穿了戏袍般滑稽,想让人发笑。一拍大腿突然想起来前几日从西洋那边运来的贡品刚好有件给小孩穿的,二话没说也没问长庚意见倒腾出来就套了上去,夹胳膊下捞着去吃早点。长庚也不反抗,两眼一闭又睡着了。
  二
  这一天早晨,侯府上下受到了匪夷所思的灵魂冲击,虽然说顾昀打自跟了长庚后一般都在宫里住着,侯府好歹也是娘家时常也会回来住上段时间,这一回来就没好事。
  大清早的侯府就开始传谣言
 “哎呀大帅从屋里抱了只狼出来,屋里就是没陛下。”王伯是这样冲外喊的,整个侯府上下瞬间清醒了不少。“什么?大帅从屋里抱出来的狼把陛下吃了?”洗衣大婶嘴里的油条直接掉到了盆里,新洗的衣服立马溅上了油渍“不好啦!陛下被吃了!”“被谁吃了?”“王伯说屋里就大帅出来了。”两个新被派来的丫鬟叽叽喳喳丝毫没有注意厨房的烟袅袅升起,这俩太八卦了,嚷嚷半天把菜整糊了,油锅里噼里啪啦的响似乎像是在和他们争议着。

  “谁说我吃人了?谁说的?”顾昀手下夹个穿狼皮的长庚赶过来了,不说还好,误会本来没那么严重,听了这话众人脸色一变,王伯立马撤的老远,有个不长心眼的点干巴巴的来了句“大帅……您要真喜欢吃就吃老奴吧……没必要吃……”“以谣传谣。”顾昀没好气的来了声,把长庚头上的皮帽子抖了下来,小狼崽子要是还像方才那般不露山水的被顾昀抱着估计着谣言的传外头去,丢死个人。
  刚放下一口气又看到那小狼崽的正面时,他们一致的决定把气抽了回去。虽然说女大十八变,尽管长庚不是女的,不但没变还越长越倒流。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长庚从昏睡中醒来,众人似乎把他当什么稀奇的宝贝,观望了半天,又是眼睛一嗑,睡过去了。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想睡觉,平日里再起早些也无妨,浑身上下像是被抽干了力气软的没劲浑身。都如同泡在水里,有什么醒不来的梦浸的头脑发昏,浑浑噩噩的,只有一个想法,睡觉。刚被顾昀捞着过来时就一直在睡,若不是吵的动静太大他都不乐意睁眼。
  顾昀感觉到自己手下的长庚终于有了点动静,把小崽子拎起来一看,又睡着了。睫毛不带丝毫的颤动才新生没有丁点安全感不愿醒来的幼儿。他把孩子抱怀里拍拍小脸蛋,长庚还是不醒。他往长庚耳边吹了口气,小崽子耳根瞬间红了起来,顾昀又接着说道“陛下,陛下?日上三竿了,再不起大家就没法下早朝了。”
  长庚听到突然眼皮跳了下,垂死病中惊坐起,从顾昀怀里爬到肩上,两只胳膊挂住脖子不肯放,想了想好像不是什么大事。睡眼朦胧的看看顾昀,他是一块快要化了的蜜糖,出来的声都是甜的。
       “义父……不早朝……”讲完便又睡过去了
  “祖宗啊。”
  折腾了半天小祖宗终于不困了,但总不能穿这一身回宫里早朝吧,翻箱倒柜王伯终于从顾昀以前的破烂堆里找出来件能给小长庚穿的。抖抖上面的棉絮还是能出去见人,唏哩呼噜吃顿早饭,吃完狐裘再往身上一套,露出个小脑袋。顾昀便带着小崽子上路回宫了。

  三
  这一天早晨,收到惊吓的,不止是侯府众人,还有朝廷百官,众人先是倒抽一口气,垂着的眉眼偷偷往上抬,看看案上的人又小心翼翼的撇一眼顾昀,打的不知哪门心思,这二位关系虽说是没明面摆出来,可各位也是心知肚明,若不是那位坐的是龙椅不是普通凳子,就还真以为某大将军得了什么神通为陛下生了个崽。
  拖拖拉拉的总算是赶上了,长庚刚坐上龙椅,困意就又上头了那些纷乱的思绪都被卷成一团,下面的人还没开口长庚的脑袋就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个不停,上下眼皮直打架。
  顾昀在下面偷笑,突然听见“咚”的一声,长庚彻底栽了过去。顾昀憋不住了,头一回有人在早朝笑出声来,顾昀敢,别人可不敢啊,全都抖着身子憋笑。
  在后来史书里是这么描述这段事的:太始帝因为操劳过度曾在早朝时昏倒过去,哪怕盛世安康,太始帝也是夜以继日的为国效力,这种精神难能可贵。也算那位兄弟长心眼,人们得知后都感叹太始帝治国安邦勤勉尽责,甚至还有不少孩子居然口出狂言说要和太始帝一样优秀,顾昀要知道肯定气呢笑出来必然会骂道:和那小兔崽子一样上班上班的突然睡着吗?

  四
  早朝是继续不下去了,又没人敢把长庚叫起来,日上三竿了,长庚还在睡。年龄大些的,有点资历的老臣们的腰和腿还有弱小的心灵实在承受不住了,一阵窃窃私语后,他们一致的决定,退朝,顾昀也同意了,看长庚这情况再睡估计得睡到晚上去。
  “那就麻烦顾大帅了。”那位老臣差点就热泪盈眶的哭出来,早朝几十年了,头一回见皇帝上来就睡着的。“我的老腰。”宛如受了潮的木门吱呀吱呀的响,一个孤独又凄凉的身影缓缓走了出去,整个大殿只剩小长庚和顾昀了。
  “儿子!”人都散的差不多了,顾昀这才上案把长庚抱回来,怀里的人还是睡的死死的,动都不带动一下,小脸上的软肉嫩的像是能掐出把水。
  欺负了半天就是不醒,干脆欢天喜地的出宫把人带去闹市玩

  小长庚这回是真睡不着了,顾昀抱着他在人群里熙熙攘攘拥着挤着,春寒料峭哪怕接近正午太阳升顶也是冻的人脸通红,但是顾昀玩心不减,小长庚放回地上拉着人的手到处窜,像是常来,轻车熟路的带着长庚买了一堆七零八碎的,当他看到那些小孩子的玩具时更乐仿佛那堆玩具是要买给他玩的,也不管长庚要不要,就往他怀里塞。
  长庚张口想说不要,嘴里又被塞了根糖葫芦。当两个人大包小包拎着一堆东西的时候,沿街的饭店里又发出香味。顾昀嘴里叼着炸小鱼干含糊的问长庚还不要不要去吃饭时,长庚迷迷糊糊额的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点了两下又摇了两下,突然打了个嗝把自己惊醒了,“不……不吃了……”像是着凉了打个不停,“来喝点水。”顾昀也不知道拿的哪个瓶,长庚仰头一灌,瞬间被那股酒气辣了个清醒。
  “顾子熹!你又背着我偷买酒!”
  五
  爷俩就这样晃荡了一个中午,顾昀又看看长庚身上的衣服越看越丑,暗叹自家畜生老爹品味太差挑这样的衣服,干脆领着孩子去买新衣服。
  一进店,呦呵,老板娘看到顾昀瞬间春心萌动,心里小九九噼里啪啦的响,突然看到身后跟个小崽子两眼差点一昏晕过去,本以为自己桃花到了结果这桃花都结果了。想了想又不对,这年头哪有爹带儿子出来买衣服,怎么说也是女人家带孩子出来买吧,又是看看顾昀身上的衣服,怎么说也是富贵人家,多个妾也没事吧。
  扭了两下胯装腔做调的就要往顾昀身边靠,长庚一进门就感觉这女人不对劲,换句话说那眼神是想和他抢点什么,顾昀哪管这些,忙着东瞅西瞅给长庚挑衣服。
  “儿子你看这个。”顾昀又是怕他看不清把长庚抱起来看,长庚把嘴里糖葫芦的糖衣全部咬碎,又是直接把里面酸的要死的山楂送到顾昀嘴里,像是故意给某人看的,还扭头眨了眨眼。顾昀本来不爱吃这些给小孩子吃的又酸又甜的东西,好歹也是长庚亲自送嘴里的。一口咬下去酸的牙根疼,刚想说小崽子你想能耐了之类的话,长庚又是蹭蹭他的脸瞬间气又消了。
  结账时老板娘感觉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跳了,刮一眼长庚,长庚也不理,又是拉拉顾昀的手说义父真好看最喜欢义父等的,顾昀正想怎么进了这家店小兔崽子变这么会讨好人,又是看看老板娘瞬间明白了,“不用找钱了。”两袖清风一抖,拉着长庚就出门了。老板娘还想挽回一下却连袖子也没抓住。
  出了门顾昀就开始偷笑,弹弹小崽儿嗯脸。
  “吃醋了?”
  “没有。”
  “那就没有。”
良久,顾昀是憋不住了,再次笑出了声。
  六
  两人走到江边,恰好看到出来闲逛的沈易,顾昀想都没想自己身边还有个小陛下,张口就喊了句季平。
  不叫还好,一叫整的他给自己泼了盆黑水。沈易一转身看到的场景就是顾昀领着陛下的孩子傻笑着冲他走来。
  “子熹你……给陛下生孩子了?”沈易一开口就给了顾昀当头一棒。“长的和陛下挺像的……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喜提贵子啊子熹。”又是两声尬笑。
  “你见过男人生孩子?”“你这不是生了吗,难不成是陛下和别的女人生的?”沈易说着捂住了自己的嘴,以一种允悲的眼神看着顾昀,“你他娘才生孩子。”被忽视了半天的长庚发声了“是我,沈将军。”
  顾昀比划了半天才解释清这事,突然沈易一拍大腿,“我还得回家做饭,走了走了,这事我回去会和轻絮说的,你先照看好陛下。”“什么叫照看好?你觉得我不行?”“就你那尿性,要不是陛下懂事能从你手下活过一个月?”“义父,走吧,沈将军再见。”长庚的声音插了进来,又是挠挠顾昀掌心,顾昀看看长庚的小脸良心突然一疼,沈易说的也没错,长庚本来就是自己长大的,从小爹不疼娘不爱,他揉了揉长庚毛茸茸的小脑袋“走,儿子。”
,缺掉的那些,总是会补回来的。
  七
  顾昀带着小长庚上了船。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应的正是如此,船只晃晃悠悠的让顾昀不自主的想起那场旖旎又香艳的春梦(详情看置顶《百世一梦》的第四部分),脸就腾的红了起来,灯火晦暗看不清人的脸,心里想是有什么东西燥着,晚风吹在脸上,再看看长庚,已经睡着了,想着干脆睡船里得了又怕孩子受风寒,划至岸,提溜着回侯府了。
  用热水给人擦遍脸,又是换好新买的里衣抱着回床上睡了,刚把灯熄灭了,长庚就睁开眼问顾昀“我要是变不回来了怎么办。”顾昀刮刮他的鼻子“还能怎么办,再养你一回呗。”
  “睡吧,晚安”
  “晚安”
  八
  第二日早上起来顾昀照样是没摸到人,身边依然和昨天的状况一样,只剩一件里衣,本以为长庚变得更小了,一摸空的。
  “义父,起床吃饭了。”
  “这就来。”

庚昀小甜饼

      倒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玩意往玄铁营放了一把火,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恰巧烧到了顾昀的军帐。
  某皇帝本次出行虽是打着为国操劳的旗号来的,其实还是为了某大帅,当他来到军营的时候,空气似乎都烧的扭曲,火星满天飞。
  二话没说就下了马,直往顾昀军营冲。
  顾昀本想着趁这崽子不在能一饱酒瘾,天刚亮就跟个耗儿似的溜了出去,手里提着两坛酒大摇大摆的往军营里回。
  走到半路突然看到一个穿着明黄袍子的人直往火堆里冲,再一揉眼,是长庚。
  二话没说一个飞奔过去就拉住了他的手,可这小狼崽子不识好歹直接把顾昀的手甩开了,还留了句“别拦我,要去找子熹”。
  顾昀一时又气又笑,干脆把这人一把拉入怀里,扣住下巴来了个吻。
  “怎么,你不要命了啊”。
  才意识到自己就在自家子熹的怀里,当场就把人抱的紧紧的,他抬起头来,像是撒娇般蹭了蹭顾昀的脖颈。
  “我不要命,我只要你”。
  然后他就闻到了顾昀一身酒气,打皇上来的第二日,某大帅就没怎么上过练兵场。
  请假理由也很简单,只有一个
  “腰疼”